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聚焦 >> 汽车 >> 正文

“黑油站”遍布河北沧州国道

发布时间:2015/8/3 11:10:50  来源:新京报  作者:   责任编辑:紫梦  返回首页

“黑油站”遍布河北沧州国道

104国道沧州段黑加油点分布图。

连接京津冀和山东的104国道河北沧州段,每天都会有大货车停在路两侧不起眼的超市门前、农家院口、铁路桥底,甚至排起长队。

这些货车常年来此加油,他们的手机上,柴油价格随时更新。7月30日,一位河北车主收到的短信:“今日柴油油价3块7,赠滤芯,免费洗大车小车”。

当天,路两侧中石化等正规油站发布的柴油价格是5.43元/升。

1.7元/升的差价背后,是这些黑加油站的重重隐患及油质的低劣。经检测,这些黑加油站的柴油硫化物超标近30倍。

“硫含量严重超标会严重污染大气,容易引发雾霾天。”专家表示,雾霾污染,劣质油难辞其咎。

正规加油站柴油销量骤降八成

一个中石化加油站,整个上午只有四辆大货车前来加油。这是104国道沧州段大部分正规加油站的现状。“两三年了,我们这些正规加油站柴油销量下滑了70%到80%。没办法,干不过黑油站。”负责人孙浩(化名)对此极为无奈。

“黑油站”遍布河北沧州国道

5月28日,河北沧州,104国道沧州段朔黄铁路桥桥下,一辆大货车在黑加油点加油。

7月30日清晨6点到8点之间,104国道沧州段, 记者发现有4处黑加油点正在为大货车加油,有黑加油点前甚至有大货车排队加油。附近的正规加油站工人闲得靠打牌消磨时间。

104国道沧州段接连北京、天津、河北、山东4省市,每天成百上千辆运输货车途经此地,是典型的黄金交通枢纽。

一辆大型货车,从山西拉一车煤,运到天津塘沽,需要经过104国道沧州段;回程时,为了节省运输成本,不空车返回,它也许会从天津拉上一车铁粉运往河北邯郸,这时它同样要经过104国道沧州段。


小货车改装加油车 当街卖黑油

油罐、加油机、加油枪是这些黑加油点的标配。破旧的铁皮屋、经由改装的小货车,都能成为黑加油点的“伪装”场所。一些黑加油站甚至会将大油罐挖藏在地底,地底的油罐有近10米长,一米宽,能装30吨柴油。

今年5月,一名知情人士驾车带着记者沿104国道沧州段探访,不到5公里的路段,隐蔽着近10个黑加油站点,它们密布在国道两侧,没有任何“加油站”、“加气站”的标识。

“黑油站”遍布河北沧州国道

5月28日,沧州104国道附近,“大业运输”黑加油站门前,被改造成加油车的小货车停在门前。货车车厢里装有油罐和加油计价器。

“朔黄铁路桥底的京福大超市门前小货车看到了么,这是一个流动式的黑加油站、华君宾馆旁这个蓝色的铁皮屋,里面就有加油机、‘大业运输’最猖獗,不仅院子地下埋着一个大油罐,还有流动加油车招摇过市揽生意!”

5月27日下午5点30分左右,一辆白色小货车停靠在104国道沧州路段西侧“京福大超市”门前,被改装的小货车货柜门紧锁。约一个小时后,一辆大货车突然从国道上掉头停在超市门前,紧挨着白色小货车。小货车司机下车,将货柜门打开。一只大铁桶跟一个加油机立在经改装的货柜内。小货车司机抽出一根七八米长的黑色加油枪,直接插进大货车的油箱加油,足有20分钟。随后,小货车驶进超市旁大院内,半小时后,重回超市门前,这时又有其他大货车上门加油。

      这一幕在7月30日一大早再次出现。当天早上6点30分左右,还是两个月前的那辆白色改装小货车,停在了“京福大超市”门前,司机从小货车中抽出一根黑色的加油枪为过往大货车加油。

铁路桥下的铁皮屋平时大门紧闭,门内竟然隐蔽着齐全的加油设备。5月28日中午,104国道沧州段和朔黄铁路桥桥底,红褐色铁皮屋敞着门,里面立着加油机。当有大货车停在附近时,铁皮屋内的加油枪就会被工人拽出来。同样也是20分钟,大货车加满油离开。

供货商日销200吨劣质柴油

黑加油点储存的柴油有限,一旦油罐空了,就会联系供货商入货。在记者连月蹲点过程中,一辆车牌为冀JK5262的大型油罐车多次在该路段穿梭往返。知情人士透露,该车极有可能就是连接黑加油站和供货商之间的运输车辆。

“黑油站”遍布河北沧州国道

5月30日,河北沧州马辛庄村东侧的一个大院,院内有大型储油罐及油罐车。记者调查发现,这里就是黑加油点的“供货地”。

黑加油站的老主顾们都知道该路段附近的“大业运输”大院。5月29日清晨,车牌号为冀JK5262的大型油罐车驶向大业运输的大院,在大院门前油罐车刹车停住,拉出一根黑色油管,开始往旁边一辆小型油罐车分装柴油。半小时后,冀JK5262直接往北,开往青县方向。

新京报记者一路紧随,途中该油罐车两次在国道上停下。驶入河北青县后,停靠在一家名为德顺修理厂的汽修店门前,和在“大业运输”的一幕类似,该罐车同样伸出油管往一旁的小罐车分装柴油。随后冀JK5262又绕回沧州,最后驶入马辛庄村东侧的一个大院。

编辑:紫梦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