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农农资 >> 正文

木子老师眼中的温如意

发布时间:2016/5/9 22:06:06  来源:中国民企河北  作者: 木子  责任编辑:陈兴俊  返回首页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嗟尔幼志,有以异兮。年岁虽少,可师长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屈原《橘颂》

 

 

 

一、   初识温如意

 

上世纪80年代中叶,一个寒风凛冽的中午,我因公到“03”公干,下了车,已是饥肠辘辘、手脚麻木了。幸好没走几步,路边有一个卖羊汤的小贩,我赶紧躲到了棚子底下,要了一碗沸腾的羊汤和两个烫手的烧饼。狼吞虎咽之后,头上微微冒出汗珠,身上顿时暖和了许多。我点燃了一支烟,悠悠地吞云吐雾。突然,一阵喧闹声把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哦,原来是一个卖苹果的小贩正在和几个买苹果的家属们斤斤计较地讨价还价。一阵喧闹之后,终于成交了。人们离去之后,小贩也开始进餐了:他左手拿着一块玉米饼子,右手端着一个破旧的装水的瓶子,津津有味地大口撕咬咀嚼着。看着这情景,我心里不由感叹农民生活的艰辛和节俭!一碗羊汤几毛钱,可是……,唉,我当过农民,我懂得其中的原委。正在我感叹之时,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老者步履蹒跚地走了过来。他浑身瑟瑟发抖,哆嗦着向吃饭的人们伸出了一个破碗。人们避之不及地呵斥着他,有人竟喊他滚开。老者饥寒交迫,终于体力不支,席地瘫坐在了一个墙角。这时,卖苹果的小贩赶紧走过来,买了一碗羊汤,送到了那个老者的面前,同时又掏出一块饼子,掰碎给老者泡到了碗里……。我震撼了,同时又感到了无比的惭愧!一个农家子弟竟能有如此朴素的怜悯之情,懂得对生命的珍惜和敬重,而我一个公职人员,却怎么对此却视若罔闻、无动于衷呢?小贩的形象突然在我的眼前高大了起来。我注视着他:中等的身材,壮硕的体魄,黑红的脸上透漏着山里人的淳朴和羞涩。出于羞愧,我决定买几斤苹果,以表示我的敬重。称完之后,我递过钱去,他要找零,我说不用了,就算羊汤钱我付了。他执意不肯,硬是把零钱塞到了我的手里。我问他是哪里人,姓谁名何,他说是一社村的,叫温如意。从此,温如意的名字便深深镌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他的行为也成了我做人的榜样。

 

二、再识温如意

 

上世纪90年代中叶,我被借调到一家合资公司任职,由于业务关系,我来到了一社苍龙集团。接待我的是苍龙集团的副总经理。我望着这个副总,老觉着那么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倒是他热情地自我介绍道:“我叫温如意,叫我如意就行”。我心里倏地一下子想起来了:他就是十年前那个卖苹果的小贩。我一下子激动起来,问道:“你还认识我吗?”他使劲回忆着,但终于没有回忆起来。我提起了那年冬天的事,他一下子回过神来,惊讶地说:“这也太巧了,不想我们还能碰到!”

 

谈完业务,已过晌午。我们一起吃了午饭,推杯换盏之际,不由就酒酣话稠了。正值青春年少,我们谈了人生,谈了未来,同时也念了不少生意经。谈到了企业管理时,他从战略决策到战略实施、从团队建设到人才培养,滔滔不绝,丝丝入扣,宏韬伟略溢于言表!相同的家庭背景,相仿的年龄,一下子把我们拉近了许多。“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来言去语之间,我竟然把他当成手足兄弟了!最后谈到今后的打算,他情不自禁地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政策好了,别人能干出惊天动地的伟业,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呢?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不我待,过去的我们无法挽回,未来却掌握在自己手中。让我们为伟大的时代、伟大的未来而共勉吧!”。我闻之拍案惊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祝老弟早日大展宏图,富甲一方!”他笑而答曰:“苟富贵,无相忘”。我和他击手誓约“苟富贵,无相忘”……

 

三、三见温如意

 

这次见面之后,由于家庭的变故和通讯设施的落后,我们一别又是十多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温如意捐资助教的电视节目,才知道他已经成为峰峰众鑫煤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因给孩子看病路过众鑫公司的门口,决定去会他一面,看看老朋友。说来也巧,我刚到门卫,他也正好从北京开会回来。到了办公室,寒暄几句后,他问我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我说不怎么样,当我把这几年的家庭变故叙述完毕时,他哀叹了一声,脸色有几分动容。

 

随后我们一起参观了公司,从管理到生产其精细化程度是我在大型国有企业都很难见到的。我赞叹道:“你这管理够5S级别了!”他谦逊的笑道:“比着葫芦画了个瓢而已,只是形似,离神似还差点距离,还求老兄再来给润润色”。“我可不是丹青高手,别画虎不成反类犬,闹出笑话!我连连摆手笑道。说话间我们来到了公司书画室,除了名人字画外,最吸引我的还是温如意私藏的磁州窑古董,大到瓮缶瓶罐,小到瓷枕瓦片,数百种藏品他如数家珍,一一介绍了它们的生产年代、收藏经过以及其中蕴藏的文化价值……..,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降临了。回到办公室,我问他今后的打算,他感叹道:“资源型的企业发展恐怕维系不了多久了,下一步准备从文化旅游方面入手做点事。峰峰矿区正有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差的就是包装,如何能够能够实现文化+旅游+产业的运作模式,闯出一条新路,是我近期魂萦梦绕之事,此事不了,寝食难安呀!老兄是否可以写一篇关于此方面的调研报告,呈报政府,我通过人大反映上去,看能否得到支持?”我说:“写点东西我倒不怕,可我对矿区的文化现状不甚了解呀!”他说:“这简单,一是看,二是我给你介绍嘛!”半个月后,调研报告写成了,呈递上去得到了区委区政府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不过,这个报告基本上都是按照他的口述整理而成的。后来我才了解到,为了保护传承祖国的瑰丽文化遗产,他几年来走遍了矿区的山山水水,每一处遗存都深深镌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之后,接触逐渐频繁了起来,他明里暗里给予我精神和物质上的不少帮助,对此我虽百般推辞,但他却执意不肯,并提示我当年的誓约——“苟富贵,勿相忘”!

  • 上一篇: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 编辑:陈兴俊 来源:中国民企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