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监督 >> 正文

河北磁县:一退伍军人口粮田被村支书剥夺 上访六年未确权

发布时间:2017/4/17 9:38:19  来源:中国县域经济网  作者:   责任编辑:苏树芳  返回首页

1.jpg  

未被确权的口粮田

  中国县域经济网讯:(纪杨)近日,本网接到河北邯郸磁县讲武城镇中高录村一名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复员军人秦其海反映称:其“口粮田”即通过家庭联产承包方式按人口平均分得的承包地被村支书秦建国无故抢走承包给他人,虽有法院判决应归还本人,秦建国仍拒不执行,并在2016年土地承包经营权确认过程中,拒不丈量,拒不上报,拒不确权。

2.jpg

3.jpg

  两级法院的判决

  土地是立国利民之本,作为一名为国家流过血的退伍军人,希望享有一份国家赋予自己享有的合法土地,为何村支书却要违抗法律判决?谁给了该村支书的胆?其因何在?带着疑问,本网对此事进行了走访。

  本网在走访中了解到:秦其海1979年参军,正赶上中越自卫反击战争爆发,随即随所在部队开往前线参战。在卫反击战中,由于作战英勇,两次负伤,多次受到部队嘉奖,在艰苦卓越的战斗环境中落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顽疾,至今未痊愈。1982年秦其海复员回到磁县南白道村,1996年秦其海认祖归宗,举家回到原籍磁县讲武城镇中高录村生活,并向村委会交纳了3000元迁入户口人员负担费,搬迁时将在南白道村的口粮田交回该村委会,经讲武城镇人民政府批准,中高录村委会分给秦其海一家3亩口粮田,国家为了关心参加过自卫还击战的退伍军人,每年都会给其发慰问品,褒奖退伍军人为国家作出的贡献。

  2012年秦建国当选中高录村党支部书记,当年的慰问品被其克扣,多次讨要未果,秦其海反映到乡政府,乡政府责令其退还,因此秦建国对秦其海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同年5月秦建国公然将秦其海的3亩口粮田强行收回承包给他人,并将秦其海打伤,6年来秦其海先后反映到讲武城镇政府、磁县信访局,邯郸市农工委、河北省信访局,国家信访局,省、市、县领导都作出批示,责令基层政府落实解决,可是到村支书秦建国处都成一纸空文,拒不返还被强行收回的口粮田,并口出狂言:“告到中央也不管用”。

4.jpg

5.jpg

  省、市有关部门的批示

  从现在的结果看,此话并非虚言。秦其海在上访无果的情况下,于2015年6月将此事起诉到磁县人民法院,法院判决3亩口粮田的承包经营权归秦其海所有,村委会应将3亩口粮田归还秦其海耕种,同年12月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然而村支书秦建国却拒不执行法院有法律效力的判决,视法律为儿戏。

  2016年国家在全国范围内统一丈量土地,对家庭联产承包土地的承包经营权重新确认,中高录村在丈量土地时,村支书秦建国将全村人的承包地都丈量了,唯独不丈量秦其海家的口粮田,拒将秦其海的口粮田登记造册上报乡政府,国家政策规定,县政府根据村委会丈量上报到乡政府的数据,颁发给农户家庭联产承包经营权证,如不丈量上报,秦其海的3亩口粮田将无法被确认,更不能领到家庭联产承包证。结果是法律被架空,判决书成空文。

  在走访中有村民说:“秦建国涉嫌贪污专项资金问题,2015年河北省交通厅向中高录村下拨了10万元专项资金,专门用于村容村貌建设,秦建国给出的解释是村里修路铺设路边管道支出63000元,村里安装监控设备支出27000元。实际情况是,村里是在2013年修路铺设管道,10万元的专项资金是2015年才拨给村里,时间上相差两年。另外,中高录村村委会在施工方冯金旺签订的施工合同定的是每平方米管道价格是40元,秦建国在村里财务上报的是每平方米74元,长度实际是800米,财务上报的是917米”。施工方冯金旺称:管道施工建设是在2013年,合同施工价格是每平方米50元,合同原件在讲武堂镇政府一位领导处存放。

  另有一村民反映称:中高录村每年都有几户村民获得国家危房改造补助,补助金是每户11000元,2012年秦建国出任支书以后,村里每户危房改造补助款都克扣6千元,仅给每户5000元,被克扣的村民有冯金娥、冯涛、王三印、马润生、王树生、郑旺等。

  农村党支部党组织,是密切联系群众的纽带,是农村稳定的基石,农村的支部书记应廉洁自律、奉公守法,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为党和政府树立好在基层的良好形象,为村民福利。而该村支部书记的做法是否符合当地有关部门和领导的对基层干部的工作要求?秦其海土地确权一事是否能解决?本网将继续关注。

编辑:苏树芳 来源:中国县域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