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家 >> 书画名家 >> 正文

薛根深:听雨轩中静待花开花落

发布时间:2018/4/4 15:38:51  来源:中国民企  作者: 杨冰  责任编辑:李丹  返回首页

长头发,花白,干瘦,目光深沉。

一所中学废弃的化学实验室,彩钢瓦搭建楼顶,一下雨,叮叮咚咚直响,美名其曰“听雨轩”。

用笔简单且又丑又怪的鱼,有味道且耐品的猫和鸟。

相反,一些梅花、竹子、柿子、奇石倒是不丑,却被他诟病为市场需要。

这就是一个叫薛根深老头的其人,其轩,其作。

                     ----《中国新闻在线网》主编:杨冰


(记者:陈兴俊/杨冰)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懂书画的我是门外人,何为风骨、用墨、构图皆不懂。堆砌辞藻也许就是我的法宝,誊抄摘写就是我的稻草。面对这样一位高人,我无从下笔,所见所闻的流水账苍白而无力,但愿刻意雕琢文字,他日读来能使薛老师自自然然的站在你面前,没有距离感,有雅趣也有灵性。




其人:低调守拙于熠熠星光之下

谈到薛根深,和一个熟知他的朋友一同前往拜访。朋友介绍后,识其人,访其轩,品其作。淡然间,总让我想到一个“根深蒂固”的美学理论。那就是“艺术的最高境界都不在热烈,热烈的欢喜或热烈的愁苦经过表现出来以后,都好比黄酒经过长久年代的储藏,失去它的辣性,只剩一味醇朴。”

如诗歌般语言去形容这个叫薛根深的老头,但他不是诗人,却是个画家。据朋友介绍,薛根深,号泉庐主人,1956年生于衡水。河北师范大学美术教育专业毕业,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中国画研究会理事,衡水市书画院画师,民盟衡水市美术院副院长,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昆崙》杂志艺术顾问。

出版有《薛根深画选》、《当代中国画名家系列---薛根深》、《薛根深扇画集》。作品入编《中国当代绘画经典系列---花鸟小品》、《中国当代绘画经典系列---竹子》、《河北美术文献1948----2011》、《现当代河北美术家作品集》、《中国画作品集》《2016首届中国画双年展作品集》.《大美衡水湖--全国中国画名家邀请展作品集》.《翰墨飘香衡水湖--衡水市书画精品晋京展作品集》等画集。发表于《美术观察》、《书画中国》、《书画艺术》、《文化中国》、《当代人》、《滨湖画报》、《河北日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河北税务》、《河北法学》、《燕赵都市报》《衡水晚报》、《衡水文学》等报刊杂志。举办个人画展五次。作品被多家美术馆、文化机构及海内外个人收藏。

曾有机缘看到他学生写他的一片文章,得知如此星光熠熠下的薛老师曾经在二十六、七的风华正茂年龄时,有过“风姿绰约”的学校电影放映员的潇洒过往。被他学生更多记忆的是校园桃花树下写生时专注的神情。当年那娇艳的桃花脚下,是厚土,是沃野,映衬的是自然空间下的景趣,性朴讷,寡言谈的薛老师,犹如他名字一样谦谦君子之外相,具淡定安然之心神。

以上的文字源于他人对他的文字描述,是片段,也是偶然。今天的薛老头,已越花甲之年。体态清瘦,举止文雅。话语不多,沉静内敛。虽未着青衫长裾,然有古典文人士子风骨,谦恭温润才子之气。在俗类人中过活却又摆脱不了俗类,特立独行,渴求被人理解又不能完全被人理解。历经风雨剥蚀苦痛磨砺的时光,渐渐形成了这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性格。就像他经常去诟病自己那些画的不丑的梅花、竹子、柿子、奇石,他不喜欢,但是市场喜欢一样。他经常说,艺术作品一旦被自己贴上价值的标签,奢侈品又怎样,也成了超市货架的消费品,有漂亮的卖相,没有鲜活的味道,艺术创作变成了可悲的机械制造。




其轩:结庐自得于市井乡邻之内。

薛根深的工作室很是奇特,是一所中学废弃的化学实验室,楼顶是彩钢瓦搭建,一下雨,叮叮咚咚直响。他美名其曰“听雨轩”。这么美的名字竟然是这么破落的一个地方,他浑然不觉,自得其乐。

轻轻飘来的《云水禅心》,斗室的桌上铺的是纯棉的老粗布,几块顽石、一根枯藤、半块有花纹的旧瓦当、一个缺少釉彩的罐子、几茎枯草……这些小玩意点缀了生活,更点缀了内心。心中有爱,才有发现美丽的眼睛。茶是红茶,汤色艳红。人是趣人,谈笑风生。何陋之有?“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修身于此,谈的情怀,话的真意。了凡间,或一副竹,已成纸上;回味时,早有黑猫,蜷缩炉前。

返璞归真是多少艺术家一生苦苦追寻的境界,却在听雨轩中水到渠成。




其作:超凡意长于恬淡尺素之间。

王国维曾经说过,“艺术能使人超脱事物的利害关系,从而达到光明、理想、和平、自由的境界。”

这一副是树干斜出,上面几片叶子点缀,一只猫惬意的在树上打着呼噜,享受着午后的恬淡时光;另一幅是棵柿子树,树上满树的果子已经红了,每个果子都写满了秋的喜悦;这一幅画的是一棵白菜,两个萝卜,白菜是清清浅浅的绿,萝卜是暖暖的黄,没有浓墨重彩,亦没有复杂的线条,一切都安安静静的,仿佛它们在时光里已存在了多年。画如其人,身居闹市,心在田园。

这就是薛根深先生的画作,是淡化了名利的作品,不为参加展览而刻意的假大空,不为成为会员而艳媚俗,只想透透胸中那忽然涌起的奔突的情怀,只为找寻那份不曾丢却的干净心灵,只为了那让自己感动过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这份稚拙保证了他不会老去,这份纯真保证了他不会堕落,卓尔不群,坦荡洒脱,我为我画,我画我心。“不管风吹雨打,胜似闲庭信步”,他的淡定无争,如水面的金鳞波光,不常在眼里留驻,却能唤醒尘封很久的漠然心性。作为花鸟画家,不拘成法,以简胜繁,大胆铺陈,设色上全然没有了教科书的程式化做法,施朱抹翠,大处落墨,不避艳俗,全凭心法。他画竹子,柿子,荷叶,脱却了所画对象的本真色彩,突出了竹的清雅,荷的率真,柿的熟美,不受勾勒的轮廓限制,让颜色自然晕化开来,一任天机,仿佛弥散开的香气,在有无之间,沁入心脾。




俗中不俗,神韵飘逸是他画的又一大特色,画中之物多是他曾久居的屋舍周边的花鸟虫鱼,也有他“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半耕半读多年的果蔬、谷物。劳作时、闲暇刻他留意他们的体式姿态,找寻那份鲜活的意趣,心内无数次的白描、速写,太过留心,太过熟悉、熟到自己都怀疑还认识他们吗,他们是这样吗。读他的画,我以为这是他闭着眼画的,欣赏的时候要迷起眼睛,如欣赏三维立体画,渐渐明亮起来的时候,才豁然清晰,心境洞开。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无声的薛根深,犹如叶无声一般靠近自然的根,随性间在听雨轩中笑看花开花落。



编辑:李丹 来源:中国民企